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 学者论著

2018年台湾经济“由温转凉”

2019年05月30日来源:谢 楠

  2018年,台湾经济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加之国际原材料价格大涨,外需趋于疲弱,整体增长势头“由温转凉”。蔡英文当局下大力气提升民众薪资收入,但仍未有效解决民众获得感差及青年低薪问题。2019年台经济面临外部风险挑战增大等诸多不确定因素,未来增速是否进一步下滑值得观察。

  一、外需趋于疲弱拖累台经济

  2018年,由于外需趋于疲弱、内需持续不振,台湾经济增长率第三季度呈现下降趋势,前三季度同比增长3.15%、3.29%、2.27%,第四季度预计增长2.02%,全年预计增长2.66%,相对“中华经济研究院”8月预测略下调0.03个百分点;GDP总额将达到5905亿美元,人均GDP25048美元。

  (一)外需趋于疲软、贸易顺差大幅减少拖累台湾经济增长。台前三季度经济增长2.89%,其中外需仅贡献0.23个百分点,贡献率仅为7.9%,相较于2017年前三季度65.3%的贡献率相差甚远。主要原因在于2018年进口增速高于出口,对外贸易出超大幅减少,拖累经济增长。2018年1-11月累积出口3074.6亿美元,同比增长6.9%;进口2627.6亿美元,同比增长11.4%;贸易顺差447亿美元,同比大减13.8%,第三季度外需对经济增长贡献为-1.69个百分点。其中,对东南亚国家出口增幅大减,石油等进口原材料价格大涨是台对外贸易顺差大幅减少的重要原因。1-11月,台对东南亚国家出口536.4亿美元,增速仅为0.6%。而同期,工农业原材料进口1705.1亿美元,同比大增15.5%,尤其是进口石油194.1亿美元,同比增幅高达42.6%。

  (二)民间消费依旧疲弱,依赖台当局投资拉高投资率。前三季度内需对经济增长贡献2.66个百分点,贡献率高达92%。但民间消费表现仍一般,对经济增长贡献1.2个百分点,贡献率41.5%,同比略有下降;台当局消费和资本形成对经济增长分别贡献0.48和0.98个百分点,相比去年同期贡献率均为负值的状况大为好转。特别是第三季度民间投资(增长5.21%)、台当局投资(1.29%)和公营事业投资(大增24.88%)均呈现正向增长状态,带动整体固定投资实质增长5.4%,对经济增长贡献3.22个百分点,有效冲抵了外需疲软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将台经济增长率稳定在2%以上。随着岛内企业加大对半导体先进制程、离岸风电等绿能科技产业的投资,台当局继续推动“前瞻基础建设计划”,台湾固定投资增速在2018年第四季度将进一步提升至8.25%,全年则将增长3.59%,2019年预计将增长5.4%,有助于改善近些年台湾固定投资持续疲软的状况。

  (三)台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仍不足,在“四小龙”中垫底。台湾经济增长仍未解决内需不足的结构性问题,外需又将面临中美贸易摩擦等诸多外部风险挑战,经济增速横向比较依旧欠佳。据IMF估算,2018年台经济增长2.7%、2019年仅为2.4%,不仅低于全球增速(3.7%),与香港(3.5%)、新加坡(3.1%)、韩国(2.6%)相比也垫底。

  二、对外贸易依赖大陆等传统市场,双向投资

  活跃

  (一)对外贸易依然依靠大陆、日本等传统市场。出口方面,根据台方统计,2018年1-11月两岸贸易总额1773.4亿美元,占台出口总额比重41.3%,再创新高。对日出口总额211.8亿美元,同比增长11.6%;对欧出口287.1亿美元,增长9.8%;对美出口359.6亿美元,增幅6.9%。进口方面,大陆、日本仍为前两大进口市场,占比分别为19.1%和15.5%,但增速有所回落,分别为9.1%和7.3%,低于美国(15.7%)和欧洲(14.5%),欧洲超过东盟成为台第三大进口市场,占比为12.2%。

  (二)出口产品结构仍以电子零组件、机械等产品为主。1-11月,台电子零组件出口1014.7亿美元,同比增加4.8%,增幅有较大幅度回落,占比回落至33%,主要原因在于过往出口基数高、苹果新一代产品销售状况并不理想。同时,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从事制造生产的大陆厂商对进口机械处于观望状态,台对大陆机械出口8-10月持续下降,1-10月累积同比仅增长10.5%,相比去年同期超过40%的增速,增幅大幅下降。但同期台对美机械订单分别增长3.6%、10.2%。进口方面,增幅较大的为矿产品(27.1%)、电子零组件(15.9%)和基本金属及其制品(12.7%),其中原油进口累积215.2亿美元,同比增幅43.8%。

  (三)吸收外资增幅较大,对美投资显著增加。一是吸收外资有较大增长,1-10月台当局核准侨外投资金额为80.0亿美元,同比大增44.22%。其中,欧洲对台投资42.6亿美元,荷兰投资26.3亿美元,占比32.9%,仍居首位。日本对台投资11.7亿美元,同比大增128.6%,连续两年增幅超过100%。从投资类别上看,金融和保险业(28亿美元,占比35%)、电子零组件制造业(27.7亿美元,占比34.6%)、批发及零售业(7.1亿美元,占比8.9%)为外资在台主要投资产业。二是对我投资保持稳定状态。据商务部统计,今年1-10月我实际利用台资43.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据台“投审会”统计,1-10月核准对大陆投资金额69.4亿美元,同比下降3.98%。三是台商对美国、“新南向”重点国家投资显著增加。1-10月,台对美投资16.6亿美元,增长273.4%,占台对外投资18.5%,仅次于英属加勒比海(28.2亿美元),是其对外投资第二位。同期,台对越南投资8.42亿美元,增长47.43%;对印度投资2.73亿美元,增长808%。

  三、产业发展分化严重,中美贸易摩擦对台产业发展影响浮现

  2018年前三季度,台湾农业、工业及服务业增速分别为2.53%、3.48%和2.77%,占GDP比重分别为1.45%、37.48%和61.07%。台湾早已进入服务业占主导的后现代社会,但近些年台服务业发展增速长期低于工业,出现了较为罕见的“逆服务化”现象。其中关键在于台湾服务业转型升级发展较慢,尤其是金融、信息通讯等现代服务业发展速度较慢,整体经济发展更多依赖半导体、机械制造等传统优势产业带动。

  (一)半导体、机械等产业继续保持强劲增长势头,中美贸易摩擦使台产业发展面临复杂挑战。2018年前三季度,台制造业增长6.93%,其中半导体产业(12.52%)、化学原材料(15.65%)、钢铁产业(13.17%)、机械产业(8.64%)是拉动制造业增长的主力。但部分产业仍表现低迷,如液晶面板及其组件业(-8.64%)、汽车及其零件业(-3.95%)。值得注意的是,11月台湾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在连续四个月下滑后,下跌至48,跌破50的荣枯线,意味着制造业未来景气状况不佳,主因在于苹果手机减单,且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美国对大陆生产的苹果手机等电子产品加收关税的可能性增大,致使台电子信息产业领域业者信心不足。但同时,中美贸易摩擦也引发部分“转单效应”,台商提升了部分电脑、电子及光学制品业在台生产比重,该产业第三季度增幅已由负转正,10月增速提升至23.9%。

  (二)服务业增长乏力,增速低于制造业。前三季度,台服务业增长仅为2.77%,低于同期GDP以及工业增速。其中,批发零售业在机械器具批发增长带动下表现不错,1-10月营业额为86322亿元新台币,同比增长4.6%。零售行业方面,油价大幅上涨抵消了食品、手机销售不畅的不利影响,营业总额同比仍上升3.6%。其中,“无店面零售业”在“双11”暖身带动下,10月同比增长6.8%。金融及保险业前三季度增长4.48%,同比增幅略有回落,主因在于第三季度增幅下降至0.75%。

  四、金融市场整体稳定,税收有所增长

  (一)股市年末跌破万点大关,汇市总体保持稳定。年初,台股先延续2017年年底升温行情,股市在台积电等明星企业带动下,1月22日冲上11270点,10月受美股暴跌影响,单日最高下跌660点,跌幅高达6.31%,单月暴跌超过800点,11月、12月跌幅收窄,保持在9800点左右。此次台股下跌与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密切相关,台股深受台积电等电子信息类大企业影响,中美贸易争端升级将冲击台电子信息产业供应链,引发投资者恐慌;且台股与美股联动性高,美国加息引发的资本市场震荡直接波及台湾。

  年内台湾汇率整体保持稳定、略有贬值,新台币对美元汇率由年初的29.63新台币贬值为30.81新台币。

  (二)税收继续保持增长势头,债务问题依旧严峻。1-11月,台税收总额22599亿元新台币,同比增加1352亿元新台币,增长6.4%,远高于GDP同期增速;由于企业营利增长、股市活跃,营利事业所得税(12.2%)、证券交易税(15.8%)、营业税(8.2%)都有较大幅度增长;台当局推动“长期照顾”调升烟酒税额度,烟酒税征收632亿元新台币,同比大增40.8%。

  税收增长为台当局进一步实施财政扩张政策创造更大举债空间,1-10月台各级公库收入34132亿元新台币,增加1505亿元新台币,但台债务问题依旧严峻。截止10月底,台“一年以上非自偿性债务”债务额合计60358亿元新台币,台当局、“六都”、各县市乡镇分别为53101亿元新台币、5773亿元新台币、1482亿元新台币。台当局“一年以上非自偿性债务”占前3年平均GDP比例为31%,平均每人负担债务额度为22.6万元新台币。若加上其他隐性债务更高,已接近法定40%举债上限。此次“九合一”选举,高雄市负债议题(举债2411亿元新台币,“六都”最高)引发当地民众高度关注,成为蓝绿双方攻防的重点之一,成为落败的重要原因。

  五、民众实际获得感差

  (一)民众实质薪资增长有限。2018年,蔡当局出台提高基本工资、军公教加薪3%等一系列措施,意在拉抬整体薪资水平,但效果仍不明显。1-10月,台工业及服务业全体受雇人员经常性薪资为41228元新台币(年增2.6%),加上奖金及加班费等非经常性薪资后总薪资平均为52632元新台币(年增4.23%),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仍相当于2000年水平。台民众薪资长期停滞与台经济产业结构转型滞后密切相关,半导体制造、金融服务等高薪行业吸纳就业人口有限,如月平均总薪资较高的金融保险业(9.3万元新台币)、信息通信行业(7.3万元新台币)受雇人员占比仅为5%和2.7%,而大量吸纳就业的住宿餐饮业和支援服务业,受雇员占比分别5.6%、4.6%,月薪仅为3.4万元、3.7万元新台币。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生效的“年金改革”措施使公教退休人员收入锐减三分之一左右,受影响群体人数超过百万,直接冲击了岛内餐饮、旅游市场,更激化了社会矛盾。

  (二)青年群体失业率高,低薪问题严重。1-10月,台平均失业率3.71%,继续保持较低水平,但20-24岁、25-29岁失业率仍高达12%和6.38%。且低薪问题严重,30-34岁、35-39岁青年人经常性月收入仅为36740元新台币、39628元新台币,远低于平均水平,数额与2000年基本一致,但物价、房价已分别上涨两成和一倍,当前台北平均房价已经超过东京。2018年3月,岛内就业咨询机构发布调查显示,39岁以下青年人近半数背负沉重债务,仅有13%能购买住房,但每月房贷支出占月薪水超过一半;青年劳工工作时间长,平均日工作时间超过9.2小时,更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日工作时间超过10小时。台湾青年群体收入低、工作时间长、生活压力大成为台生育率偏低的重要原因。

  (三)物价水平整体平稳,但部分民生必需品起伏较大,农民群体受损。CPI1-10月同比上1.60%,整体保持平稳,但果蔬因为丰收价格在第二三季节出现暴跌,而油价受国际环境影响同比上涨15.35%,致使台当局不得不行政干预油价缓涨。批发价格(WPI)大宗商品价格受国际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新台币贬值影响,1-10月同比上涨4.01%,未来将会传导至整个社会物价水平。

  展望2019年,台当局将加大财政支出力度,岛内固定资产投资增加将继续拉抬台经济增长,但中美贸易关系变数、大陆经济增速回调等外部不利因素加大。此外,近年来台湾经济增长主要依托苹果产业链带动的信息电子产业发展,近期苹果手机等销量下行,也将冲击台信息电子产业表现。而岛内民间消费不振将进一步制约台经济增长。岛内多家机构对台2019年GDP增长预测在2.4%左右,皆低于2018年增长率,台经济未来增长势头将进一步回落。

  《台湾周刊》2019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