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 学者论著

2018年台湾政局回顾

2019年05月30日来源:韩 冰

  回顾2018年,年底“九合一”选举成为台湾政局发展演变主轴。围绕选战,国民党、民进党以及“第三势力”展开激烈竞逐。受蔡英文当局施政不佳、派系内斗等因素影响,选战最终以民进党惨败、国民党大胜、“第三势力”站稳脚跟而告终。选后,地方执政版图与政治生态丕变,多股政治力量针对2020年“大选”迅即展开布局,岛内政治格局进入新一轮震荡调整期,未来不排除发生结构性裂变。

  一、蔡当局深陷执政不力泥淖

  2018年,蔡当局推动改革决策草率、人事任命昏聩、意识形态挂帅等问题持续恶化,岛内经济民生停滞、社会对立加剧,累积强烈民怨,使蔡英文施政满意度持续在20%左右低劣徘徊。

  一是“拼经济”乏力导致民生艰困。一年来,由于蔡当局主动放弃两岸交流红利,其主导的“5加2创新产业”、“前瞻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新南向政策”等经济支票又迟迟无法兑现,导致岛内经济在困境中徘徊。民众无力打破“过劳”、“低薪”现状,生活水平不断下降,普遍丧失经济安全感。年初,岛内接连爆发物价失控引发的“抢购潮”。

  二是多项改革举措引发社会动荡。蔡当局打着改革旗号推进各项施政,包藏清算国民党、骗取选票政治目的,改革举措与民意期待落差巨大,导致蓝绿冲突加剧,民怨不断蹿升。其一,“劳基法”“修法”引爆劳工怒火。1月,民进党强势通过明显偏袒资方、忽视劳工权益的“劳基法”修正案,引发岛内10余个劳团、54所大学集体抗议。5月,近万名劳工再次走上台北街头,要求废止“劳基法修正案”。其二,能源政策朝令夕改。“815”大停电暴露缺电现实后,“行政院”仓促决定重启核二厂2号机,并拍板扩建深澳燃煤电厂,还祭出兴建观塘天然气接收站的昏招,引发各界集体声讨,台中、高雄等地民众接连发起“反空污”大游行。其三,强推“军改”引发激烈抗争。2月,由退役军人组成的“反年金改革”团体冲击“立法院”,表达对蔡当局强推军人“年改”的不满,并与警方发生冲突,酿成一名退役军官身亡的惨剧。

  三是执政团队形象崩坏惹民怨。其一,人事改组沦为政治酬庸工具。年初,蔡英文为安抚“独派”不满,大量裁汰“老蓝男”,调整两岸、外事、防务等部门“首长”,但“奖功酬劳”、派系繁衍色彩明显。“新潮流系”大老陈菊赴台北担任“总统府秘书长”,其子弟兵纷纷北上抢占肥缺,岛内舆论为之哗然。其二,官员不当言行激起民众反感。“823”水灾期间,蔡英文搭乘“云豹”装甲车在嘉义视察灾情,遭灾民拦车怒呛,蔡被迫下车蹚水,而“副总统”陈建仁非但未赴灾区赈灾,还携家人赴金门度假,引发民众强烈不满。吴茂坤接任“教育部长”后,被接连揭发违法图利等丑闻,引发排山倒海争议,最终狼狈下台。“促转会副主委”张天钦在内部会议中自矜为民进党“东厂”,其本人在挞伐声中辞职,“促转会主委”黄煌雄亦于10月请辞离职。

  四是民进党大肆遂行“绿色恐怖”。其一,加大媒体管控力度。蔡当局为挽救低迷选情,通过“司法”、“行政”等手段,加码管制岛内媒体,强力压缩舆论批评民进党执政的空间。台“国安局”侦搜“脸书”等网络社群,持续监控、搜集所谓“诋毁国家元首”、“扰乱社会安定”的“假新闻”。其二,打击异己政治力量。1月,台湾大学选出新校长管中闵后,蔡当局不满其亲国民党的政治色彩,做出“拔管”决议,要求台大重新遴选,招致青年学生与知识分子群体强烈反抗。5月,新党青年军成员王炳忠、侯汉廷、林明正等人被台检调部门安上所谓“国安法被告”罪名,以“限制出境”方式禁锢在岛内。此外,蔡当局还高举“转型正义”大旗,以蛮横凶狠手段追杀国民党。“不当党产委员会”恣意认定国民党财产为“不当党产”,任意指称民间组织为国民党附随组织。“促转会”正式挂牌后,在半年任务进度报告中炒作“去蒋”议题,要求“中正纪念堂”撤除“三军仪仗队”、岛内军营拆除蒋介石铜像。马英九遭北检起诉“泄密”,一审获判无罪,但台“高院”二审却改判马4个月有期徒刑。

  蔡当局倒行逆施掀起各方不满声浪。岛内不分蓝绿多份民调显示,蔡英文与民进党施政满意度屡创新低。年底,立场偏绿的“美丽岛电子报”公布的民调显示,高达67.9%的民众不满蔡执政,仅20.9%表示满意。台TVBS民调显示,蔡英文声望“跌至历史谷底”,不仅惨剩15%,不满意度更高达71%。对此,台《联合报》发文指出,“讨厌民进党”已是“台湾最大党”。

  二、国民党士气上升扭转发展颓势

  民进党执政乱象频现,岛内社会对在野后的国民党期待增强,国民党整体气势上升明显。

  一是吴敦义带领国民党积极迎战“九合一”选举。在遭受民进党倾力清算、政党资源严重匮乏的情况下,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弭平党内纷争的筹码大幅减少,但是乘着台湾社会反感民进党傲慢执政的东风,国民党中央以“九合一”选举拼过半为目标,提出“守新北,拼台北,台中与高雄全力一搏”的愿景,并极力争夺基本盘“蓝大于绿”的基隆市、新竹市以及民进党地方执政备受质疑的宜兰县、云林县、嘉义市、澎湖县。年中,国民党县市长候选人党内提名尘埃落定后,吴敦义、马英九、朱立伦、王金平等党内重磅人物四处奔走辅选,并主打“经济民生牌”,指责民进党只顾政党利益,“不为人民谋福祉”。国民党新北市长参选人侯友宜、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台中市长候选人卢秀燕也多次开展合体造势活动,展现国民党空前团结

  气势。

  二是党内“青壮派”走向政治舞台中央。6月,国民党“立院党团总召”改选,事先并不被外界看好的“青壮派”“立委”江启臣胜选,成为国民党最年轻的“总召”。多位国民党青年中常委、中央委员陆续赴陆参访。江启臣、杨镇浯、许淑华等国民党中青代“立委”,还赴港参加“台港论坛”,与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对话,营造国民党青年世代有能力处理党内两岸路线的态势。

  三是民众对国民党的好感度上升。11月,“台湾民意基金会”公布的民调显示,国民党获得33.9%的民众支持,比民进党的24.2%多出约1成。“美丽岛电子报”民调指出,国民党好感度为41.7%,不仅大幅领先民进党的27.4%,且成为3年来唯一好感度和反感度黄金交叉的政党;而在政党认同方面,民众对国民党的认同度跳升7个百分点至25%,把停留在20%左右的民进党抛在后面。

  三、“公投”成各方人马攻防焦点

  1月,大幅降低“公投”通过门槛的新版“公投法”正式上路,岛内政党及社会团体争相就攸关其利益的议题进行舆论造势与连署行动。“公投”在多股政治势力介入下,成为岛内热点话题。朝野政党、社会团体均欲以“公投”体现出的民意攫取政治利益,围绕“公投”展开惨烈政治厮杀。

  一是国民党力推“公投”打击民进党施政。国民党把握民众对当局施政不满的契机,利用“反空污”、“反核食”、“反深澳电厂”3项“公投”教训民进党。其一,剑指蔡当局施政不力。针对台中民众饱受空污荼毒、新北民众对兴建燃煤电厂心有疑虑、岛内民众忧心当局进口日本核灾食品的现状,国民党整合有限资源,力推上述“公投”直击蔡当局执政软肋。其二,力抗民进党政治追杀。民进党依仗“全面执政”优势,借助“党产会”、“促转会”对国民党展开政治追杀,为纾解选举困境,国民党安排多名“立委”加入卢秀燕等阵营协助推动“公投”,并规划王金平、黄昭顺等党内高层操盘彰化、台中等地“公投”活动。

  二是民进党用“公投”转移执政不力焦点。民进党自知政绩不佳,企图用执政优势化解“反空污”等“公投”对其选情的伤害。其一,抹黑国民党“公投”。“中选会”多次称这些“公投”存在严重“死人连署”情况。10月,“中选会”又称,将依现行法律处理“死人连署”,提案发起人须承担法律责任。其二,操纵选务降低“公投”对选情的冲击。“中选会”决议年底选举及“公投”采用“两阶段领投票”方法,要求选民先领、投“九合一”选票,再领、投“公投”选票,且“公投”“一案一票”,民众需一次领完10张“公投”选票,并分别投至3个票匦。“中选会”之所以设计如此复杂投票流程,目的就是让部分选民嫌麻烦,拒领“公投”票,降低“公投”对蔡当局杀

  伤力。

  三是“第三势力”借“公投”谋取选票。“时代力量”、“社民党”持续关注“挺同公投”,欲争取支持“同婚合法”与“性平教育入校园”的年轻选民认同,在“九合一”选举中催出青年族群选票,间接拉高其候选人得票率。另外,“时代力量”全力支持“东奥正名”,目的就是讨好“独派”势力,吸收“深绿”

  选票。

  四是“台独”势力趁机冲撞两岸关系。选前敏感时期,“喜乐岛联盟”召集人、台“民视”电视台董事长郭倍宏集结“时代力量”、“社民党”、“台联党”以及岛内外“独”派人士,在台北市发起“全民公投反并吞”游行,要求“独立公投,正名入联”。

  11月24日,10项“公投”投票结果出炉。其中,“反空污”、“反核食”、“反深澳电厂”等7项“公投”获得通过,“民法保障‘同性婚姻’”、“中小学阶段开展‘同性恋教育’”、“东奥正名”等3项“公投”未获通过。

  四、“九合一”选举结果翻转蓝绿地方执政版图

  2018 年台湾“九合一”选举选民总数19102502人,为岛内历年规模最大的基层选举,也是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哨战。11月24日,选举结果出炉,国民党大胜,民进党惨遭滑铁卢。

  一是民进党惨败埋下派系冲突诱因。选前民进党错估形势,一心想把国民党赶尽杀绝,造成“绿色恐怖”不良观感,韩国瑜等“非典型”政治人物借助公众对民进党不满,迅速成燎原之势。“九合一”结果出炉,民进党13个原有执政县市只剩下6个,议员席次也从308席掉到238席,远输国民党的394席。选后,虽然蔡英文宣布辞去民进党主席职务,但民进党败选后遗症却在持续发酵。其一,败选激化派系矛盾。民进党内“英系”、“正国会”等素与“新潮流系”不和,选举中,具指标性的高雄、宜兰等县市“翻盘”,占据最多政治资源的“新潮流系”成为其他派系主要攻击目标。其二,党主席选举引发内讧。蔡英文辞去党主席后,围绕新一任党主席人选,“新系”大老吴乃仁不满同派系、高票连任桃园市长的郑文灿等人提名“行政院秘书长”卓荣泰选党主席,高调宣布“退党退流”。

  二是国民党大胜,政治新星崭露头角。此次“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获全胜,执政县市增至15个,特别是韩国瑜高票拿下民进党执政长达20年的高雄。在得票数、得票率方面,国民党总得票约610万票,超过民进党的492万票,总得票率49%,也高于民进党的39.4%,蓝绿政治版图彻底翻转。选战中,除国民党大老级政治人物卖力辅选外,新“战将”韩国瑜、候友宜、卢秀燕以及“辅选大将”江启臣、“立委”蒋万安、颜宽恒、许淑华、台南市议员谢龙介等新一代政治明星大放异彩,成为国民党世代交替焦点

  人物。

  三是“第三势力”展现较强发展潜力。选举结果显示,国、民两党以外的参选人总得票数近149万,总得票率约12%。其一,无党籍政治势力不容小觑。柯文哲在遭受蓝绿两党绞杀的情况下突破重围,虽以小幅优势胜选,但也显示其确实具有相当广泛的选民基础。此外,无党籍在912席“直辖市”及县市议员层面展现较强实力,共计获得234席;在乡镇(市)长方面,国、民两党和无党籍分别为83、40、81人,无党籍政治存在不容忽视。其二,“时代力量”地方版图得到扩张。“时代力量”选前积极布局选举,自提40名候选人投身县市议员选举,最终取得16席县市议员席次,在6个“直辖市”中拿下7席,在台北市、新竹市跨过成立议会党团的门槛,成为台地方议会第三大党。

  2018年“九合一”选战硝烟尚未散尽,岛内政坛已吹响2020年“大选”集结号。国、民两党内志在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政治要角都已开始暖身,柯文哲等“第三势力”指标性人物同样蠢蠢欲动。目前看,由于蓝绿阵营都有其难以短时间内摆脱的窠臼,柯文哲等“第三势力”的政治选择将牵动棋局走向。2019年,岛内势必轮番上演“争嫡”、“夺宫”政治闹剧。

  《台湾周刊》2019年第1期